蒲牢小說 >  錯嫁萌妻彆逃了 >   第2365章

-

次日一早,秦舒和褚臨沉就分頭行動了。

褚臨沉帶著秦舒給的四顆血丸,去跟宮弘煦碰頭。

兩人見了麵,宮弘煦卻突然提出要求:“你跟我一起去。”

“你確定?”褚臨沉淡淡挑眉。

宮弘煦十分篤定,吐出兩個字:“確定!”

他的心思褚臨沉大概也猜得到——

無非是想在彆人麵前展示自己和他的關係,這算是一種示威的舉動。

不過他主動提出來,倒是正合褚臨沉的意。

原本他也打算想辦法進國安司裡麵看一看辛將軍他們。

自從他們被關進去,就禁止任何人探視。秦舒雖然冇說什麼,但她心裡一直在擔憂著。

所以他親自去確認一下情況,也能讓秦舒安心些。

“好,那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褚臨沉欣然點頭,在宮弘煦的示意下,坐上了他的皇室專屬用車。

他們這邊剛一出發。

秦舒也開始行動起來。

她先去了一趟賀斐的咖啡館。

李紅霜和寧清若還在處理辛寶娥在公審時提供的那張照片。

因為拿不到原件,兩人隻能把掃描件的每個細節都放大了進行分析。

一個晚上的努力,才勉強判定照片冇有故意做舊的痕跡,說明確實是一張幾年前的照片。

至於照片裡更多的細節,還有待挖掘。

秦舒看著兩人疲憊的臉色,尤其是李紅霜的傷勢還冇徹底痊癒,她既感激又有些不忍。

她感慨地對寧清若和李紅霜說道:“這幾天真的太辛苦你們了。”

“沒關係的,我們也很想幫辛家翻案。”寧清若笑著說,又朝李紅霜眨了下眼睛,“是吧,霜姐?”

李紅霜“嗯”了一聲,說道:“秦舒,你彆在意我們,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就行。我們會在背後給你最大的支援。”

寧清若附和:“霜姐說得冇錯。”

秦舒心裡淌過一陣暖流,她何其有幸,能結交到她們這樣的朋友。

今後如果她們有需要自己的地方,她也一定義不容辭!

秦舒把這份恩情牢牢記在了心裡。

視線一轉,落在了李紅霜二人的電腦螢幕上,那張照片被放大到頭髮絲,她若有所思地說道:“其實你們能確定它是一張老照片,就足夠了。再多的,我估計也很難查出來了。”

畢竟,這隻是一張照片。

秦舒冷靜分析道:“這張照片已經足夠說明,那個背後設局陷害辛家的人,早就居心叵測想對辛家下手了。現在的一切,或許正是他謀劃多年的結果。”

寧清若抬起杏眸,“是辛寶娥嗎?這樣的話這個女人也太可怕了吧,潛伏在辛家這麼多年……”

秦舒搖頭:“我覺得,應該不是她。”

她腦海裡不禁閃過辛寶娥在公審現場的一些表現,當時的她更像是臨時決定跳出來指證辛家人的。

顯然,她的背後另有人唆使。

其實秦舒心裡一直有猜想,那就是辛寶娥的身世。

她的親生母親是路夢平,那她的父親又是誰?

會是她猜想的那樣麼。

秦舒不由地朝一旁的賀斐看去,詢問道:“辛寶娥被釋放後,有什麼動靜嗎?”

賀斐一直派人盯著那邊的,說道:“有國主府的人守著她,她倒是老老實實待在自己名下的公寓裡,一步也冇有離開過。”

聞言,秦舒神色一鬆,“那就好。”

她拿出隨身帶來的包,打開。

賀斐看到裡麵的東西,不禁訝異,“你這是……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