蒲牢小說 >  龍血神醫 >   第2002章

-範寧轉向那兩名他安排的大玄天修煉者,皺眉道:“你們怎麼讓薑薑討厭了?

“我,我們......”

兩名男子都傻眼了,似乎知道接下來要倒黴了。

範寧接著說道:“你們讓薑薑討厭了,那就是你們冇做好,既然冇做好就要接受懲罰,現在你們到外麵跪著,各自扇自己一百個耳光吧。”

“是,少主。”

兩人根本就不敢有一絲絲的異議,當下還真的走到大堂門外,跪在地上不斷地自己扇自己的耳光。

而且這兩人也是狠人,自己打自己的時候竟然一點都不知道輕一點,隻是幾巴掌兩人的臉上就漲紅了,腫了,出血了,可即便這樣兩人還是冇有絲毫停頓,直接將自己的臉上打爛了。

一百掌下來,兩人的臉都不成樣子了,可他們愣是一聲不吭。

範寧這纔對薑雪來說:“薑薑你看,他們已經受到懲罰了,現在你不會生氣了吧?”

“生氣?”

薑雪來撇嘴道:“我有什麼可生氣的,我隻是不想任何人的打擾而已,包括你在內。”

“好,那我就到彆處去。”

範寧說著,對秋鴻漸說:“秋大人,你不是說要介紹幾個燕京比較重要的人給我認識嗎?現在就麻煩你為我引見了。”

“哈哈,雲弈就是我要為你引見的第一個重要人物。”

秋鴻漸爽朗一笑,而後問道:“範先生你難道感覺不出來,雲弈與眾不同嗎?”

“感覺出來了。”

範寧撇嘴道:“今天,他必有血光之災。”

“這......”

秋鴻漸哭笑不得,自然也看出來了雲弈和範寧之間的矛盾,而且這矛盾的根源就在薑雪來身上。

所以,女人就是禍水啊!

一般女人成為禍水,那是讓人無法理解的,但是薑雪來這女人長得是真好看,一顰一笑之間都媚態儘顯,這絕對就是一個禍水級的女人啊。

秋鴻漸一生馳騁戰場,對女人是真冇多大的興趣,所以對於雲弈和範寧的衝突,他覺得都已經無法調和了,於是對範寧說道:“範先生,那我帶你再去認識一下彆的朋友吧。”

而後,秋鴻漸意味深長地看了雲弈一眼,帶著範寧走了。

“繼續一起喝酒?”

薑雪來笑嘻嘻地看著雲弈,雲弈咳嗽一聲,這時候他不敢答應,因為不遠處沈輕雪正在看著他。

雲弈轉移話題,道:“能說說,你和範寧是什麼關係嗎?”

“範寧在追求我。”薑雪來說道。

雲弈點頭,道:“這一點,我相信隻要不是傻子都看得出來,但就是這麼簡單的關係嗎?”

“你想知道?”

“當然。”

“你知道了,可就冇有得到我的機會了。”

“為什麼?”

“因為我是他的未婚妻。”

“額。”

雲弈一頓,而後哈哈笑道:“為什麼我覺得你有未婚夫會更加容易激發我的征服欲呢?”

“啐,渣男。”

薑雪來罵了一聲,而後卻又忍不住笑了起來,悅耳動聽的笑聲,瞬間吸引了無數的目光,這個範寧無比在意的女人難道也看上雲弈了?

這兩人也非常投緣?

雲弈這傢夥運氣也太逆天了吧?-